当前位置:首页 > 招聘求职 >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19
2019-11-06 16:44:56   作者:宁夏信息港  
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19

  第二十五章 十七岁 染血的嫁衣
  诺城一如往常地晦暗,那垄罩整座城邦的灰霾彷佛连太阳都排拒在外。
  诚如诺克萨斯不欢迎外人那般,贴切而写实的景色。
  高耸的骷髅型花岗岩黑得令人心生惧意,像个睥睨一切的死神面孔。
  这便是他们崇尚力量的最佳的写照,诺克萨斯,令世人恨之入骨的高傲城邦。
  卡西奥佩娅沉默地看著窗外,望著这个她从小长大的地方,这或许是最后一眼了,但她的神情没有一丝不舍,反倒多了分决毅。
  微微叹息,地将窗帘拉回原位,她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。
  她身著一袭精致剪裁的纯白婚纱,俐落而典雅,简约又不失端庄,却仍完美地衬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。
  缓缓步向那面镜子,赤裸的脚底感受著地板冰冷的温度,镜里的她面无表情,不知是脂粉还是憔悴的缘由,她的面色白皙如雪,而雪上缀著一抹红霜的唇彩。

  离别总会唤起无数的不舍,但她早已将那些思绪收进心底,她仅仅是取下墙上那张小时候涂鸦的四人画像,将它小心仔细地摺好,收入袋囊,便穿上了红色的高跟鞋离开了闺房。
  她的父亲为她盖下雪白的头纱。
  她再也看不见任何景物,只听见庄园外头的群众与记者喧嚣著,而他们身旁一字排开的仆役们皆是安静地躬著身子。
  「为父晚些时辰才能出发,记住,保护好自己。」杜.克卡奥将军沉稳的嗓音穿过层层的头纱传进耳里,她同时感觉到父亲紧握住自己的手。
  「知道了,父亲。」她低著头,语调出奇地平静。
  「你永远是杜.克卡奥家族的骄傲。」
  她轻轻地点了头,白纱下的面容勾起一抹微笑。敌邦德玛西亚,尽管那个环境对她而言是多麼的陌生而严酷、尽管她将面对的是那位憎恨著诺克萨斯人的嘉文四世,但有了父亲这句话,那些又有什麼好怕的?

  她的纤手抽离了父亲厚实的手掌,在进入车驾之前,对著父亲躬身了好长一段时间。
  「父亲……我爱您。」
  杜.克卡奥将军双手轻放在她肩上,父女俩看不见彼此的神情。而下一秒,将军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一个温柔的举动,他将缀饰在她头顶上的白色牡丹花拨得更体面些,这个动作让外头的镁光灯与议论声更热烈了。
郑州癫痫病发作怎么办宋体;fon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她走了,一位女仆搀著她进入马车,丝毫没理会外头记者的采访声与群众的议论纷纷便拉上车门,将一切隔绝在外,她的心门也随之关上。
  外头响起了马儿的嘶嚎声,车轮始转,车驾缓慢地前行,车外的德玛西亚士兵与诺克萨斯随行护卫也踩著军靴喀喀地前进著,同时她听著外头的喧嚣声愈来愈远,杜.克卡奥庄园的景色,她并没特别去看最后一眼。
  车内,她安静地想著,其实,她的命运就如诺克萨斯大部分的女人一样,长大便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,而她只不过是多了个不同的身分,嫁的地方也更远了些。
  有时,她还真羡慕她的姊姊,拥有能为自己命运作主的力量。
  倘若她儿时也跟著父亲拿起刀来,那麼她现在会是什麼样子呢?她浅笑,轻晃了下头,不再去思考这早已刻在骨子里的事实。

  作为将军的女儿,这是她迟早该面对的宿命,不是吗?
  她并不是别无选择,至少,她在德玛西亚还能暗地里做些情搜的工作来回报国家。她说服自己,这并不是个最坏的结果,既可以保全两国的关系,又可以保护她的家人不受黑色玫瑰的迫害,即使这只是个政治联姻,人民也对这件事的看法非常两极,但那又何妨?她已经尽了她的努力,她应该问心无愧才是。
  「小、小姐……」
  坐在她身旁的女仆支支吾吾地开了口,她畏著首,看似非常害怕得罪她的主子。
  「什麼事?」
  「那个……小姐饿吗?出发好一段时间了,小女子怕您肚子饿了,所以……」
  她看不见这位女仆是谁,只由声音听出是家中的奴仆之一,但没记起是哪一位。经她这麼一说,自己倒是忘了离出发已经过了多久的时间,只觉得他们大概已经离诺克萨斯很远很远了吧。
  「我不饿。」她淡淡地说。
  「是、是吗?」女仆怯怯地瞧了卡西奥佩娅一眼,但却看不透她白纱下的表情。
  「替我把窗子打开吧,我闷得快喘不过气了。」
  「小女子竟没察觉……对、对不起!」

  她慌张地将两侧的窗户拉开后拼命地向卡西奥佩娅赔罪。
  「罢了,告诉我,这是哪?」
  「呃……小女不知道,但外头已经天黑,而周遭……看似是一片森林呢。」
  她闻言,轻叹了口气。
  「小、小姐……感觉您闷闷不乐的呢……」
  卡西奥佩娅听她这麼说,倒也不是太在意,但也没想回应她,女仆见她没有反应便以为她生气了,於是紧张地说:「对不起!小女子绝不敢造次……只、只是希望能替小姐分点忧。」
  「也罢,既然你这麼多话,不如就陪我打发时间吧,省得无聊。」她心想,这一路上脑子里尽是那些沉重的事情,她也倦得很,路途还很长,总得找些事让自己分心。
  「谢谢小姐!」
  「别总是小姐小姐的叫,直接唤我卡西吧,你呢?叫什麼名字?」
  「不行!您的名讳不是小女子能直呼的……请容我不能这麼做!而小女子的贱名……也不值得一提。」

  卡西奥佩娅没再说什麼,就让她继续叫著小姐,说也奇怪,明明是这位女仆起的头,但她却支支吾吾地不知该从何说起,她便开口问道:
  「你是哪里人?家里做什麼的?」
  「小女子出身诺克萨斯贫民窟,我的父母亲都是仆役,爷爷奶奶也都是仆役。」
  诺克萨斯是个严格的阶级社会,大部分的贫民都住在终日不见光的地下世界,能生活在地上世界的只有少数的贵族而已,像她这样的底层贫民几乎一辈子都无法翻身,大部分的男人会选择从军,而女人为求温饱,能进入贵族家中当个奴仆似乎是最好的去处了。
  「能够进入杜.克卡奥家族服务,是小女子至高无上的光荣……」她说著说,几乎要掉下眼泪,对她这样的下级贫民而言,有幸能被选为诺克萨斯最显赫的贵族的仆役,似乎是作梦都想不到的,那可是能光宗耀祖的事情。
  「据说家中仆役的筛选非常严格,除了要有清白的身世,还必须要有十足的胆量与决心,因不小心犯错而遭到处决的奴仆可比庄园的树木还多,想必你是有那份能耐的。」

  「您、您过奖了!小女子承受不起!事实上,小女子从没见过小姐称赞过任何奴仆,您千万别这样说……我……」她说著说一阵脸红,害羞地把脸遮了起来。
  「呵呵……」层层的头纱传出卡西奥佩娅的笑声,很细微,但她听得很清楚。
  「小姐……您笑了吗?真是太好了!」她双手合扣,神色相当欣喜。
  「怎了?有这麼稀奇?」她微微地侧了头,对她的反应有些不懂。
  「事实上,据小女子的观察,近几年来,小姐在家中可是几乎没笑过呢。」她低著头,小声地说。
  「是麼……」她若有所思地阖上双眼。
  倏地,一道声响「磅」一声灌进她耳里,一瞬间伴随著车厢的震动与玻璃破碎的巨响,车窗破了个粉碎,玻璃碎片飞散在车厢内,同时她也听见外头逐渐传出吵杂声,隐约看见头纱透了些火黄色的光进来,她看不见发生了什麼事,正想掀起头纱,却被女仆阻止。
  「小、小姐!千万别看!!」她尖叫地护住了卡西奥佩娅的身子,免於她被玻璃碎片割伤。
  此时,她看见脚边的地板上,玻璃碎片之中落著一把匕首,她愣了一下——
  「发生什麼事了?」
  「外头……」
  「到底怎麼了?!」

  声声的惨叫传入她耳里,她似乎听见车外的德玛西亚士兵与诺克萨斯随行护卫打了起来,刀器的声响接连不绝,翻覆的油灯引起了烈火,她想推开女仆,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情况,但那位女仆却颤抖著紧搂著她不放,不久后她又听见外头的咒骂声。
  「该死的诺克萨斯人!是你们搞的鬼吧?!」
  「德玛西亚垃圾!想偷袭卡西奥佩娅小姐?!门儿都没有!」
  「分明就是你们偷袭的!不必再说了!受死吧!」
  「纳命来啊!什麼鬼扯联姻的我才不信!今晚就让你们这群畜生消失!」
  外头两方士兵打得不可开交,刀光剑影之下个个都杀红了眼,卡西奥佩娅正盘算该如何是好时,车门忽然间被打开了,一位德玛西亚士兵愤怒地手持长剑,满脸鲜血,杀气腾腾地要对车内的两人动手。

  「住手!你要干什麼!」女仆紧紧地扯住那位士兵持剑的手。
  「领死吧!诺克萨斯人!」
  「别、别过来---!!」
  一道鲜血染上了她的头纱,那鲜红色的液体逐渐渗进层层头纱内,她颤抖地看著眼前的景象,以及下方的视线,一双染满鲜血的小手,紧紧的抓住她的白色衣裙,而地板被渐渐漫出的血河填满。
  「小姐……别看……」
  一把剑刺进女仆的心窝而抽出,她的鲜血就这样溅得她满身都是,她的小手逐渐失去了力度,随后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,卡西奥佩娅看见这一幕,茫然地什麼话也说不出来,亦没有移动一根手指的力气,恐惧像是枷锁一般紧紧缠绕著她全身。
  此时,外头传来了更凄厉的嚎叫声,站在门边的德玛西亚士兵转头一看,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士兵转眼间全都死成一片,不管是德玛西亚人还是诺克萨斯人都没半个活著,瞬间寂静地只剩下火焰燃烧的悉疏声。
  「怎、怎麼会?!」他慌张地将手中的剑握得死紧,眼前的景象究竟是怎麼回事?他看也看不出个头绪,为何他才一个转身,所有人都死了?

  但他还来不及为死去的同伴悼唁,就被一道俐落的闪光地划破了喉头---
  卡西奥佩娅听见那人重重倒在地上的声音,以及他手中那把剑落地的匡当声,她坐在车内愣了好一段时间,才逐渐回过神来。
  「该我了吗……也罢……」

  她缓缓地踩著高跟鞋,越过女仆的尸体,步出了车外。
  血染得她的白色婚纱一片一片红,此时的她只是静静地闭上眼,等待那位杀手赏她一刀,结束她的一生,从此与世间情仇再无牵连。
  那人缓慢地走来,在她面前停了下来,并没有对她动手,就这样安静地站在她面前不语,两人动也不动,时间彷佛在此刻凝结。
  他伸出手,徐缓地掀开了她的头纱。
  她紧闭的双眼逐渐松开,害怕地看了那人一眼,而映入眼帘的是一对血红色的双瞳。
  那人的深褐色发丝被风吹得乱乱的,鼻翼以下的面容被一条宽大的红色围巾罩住,他的手臂上烙著数条伤疤,右手握著一把染血的钢刃,黑色的剑刃斗篷由肩上的围巾延伸而出,垂至地面。

  她的目光由他的红眸落至那条红色围巾,那是她在两年前的宴会替他围上的,但自从他离开以后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「被他带走了?」她有时会抱著一点点的期盼,却又总是在下一秒心痛地毁灭自己愚昧的想像。
  她呆愣愣地望著他,心脏跳得很快很快。
  而他,只是沉默地伸出了左手,等待著她的回应,双眼透著一股温柔的坚毅。
  但,她并没有回应他的手。
  「别再愚弄我了……妖姬……」
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应该怎么选择or:#ffffff;" />  她撇过头,双眼泛出了泪水。
  「痛痛快快地杀了我吧!不必这样折磨我---!!」
  她抱头痛喊,因为她丝毫不相信眼前的景象。
  这绝不会是他!绝对是幻术!他根本不该、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!她都已经下定决心了,都已经决定要忘掉有关於他的一切了,都已经抛弃那些思念,就要迎接全新的人生,为什麼他还会出现?她不断地想著,眼前的这人一定是妖姬的化身,要在她死前彻底毁灭她的身心。
  他愕然地看著卡西奥佩娅神色恐惧地与自己隔著一段距离,她浑身颤抖著大喊:
  「快杀了我啊!!快啊!!」

  他蹙著眉,见到她如此反应,内心焦灼著心疼与不舍,但他早已对自己发誓,无论如何,他都不会再退却、也不再妥协。
  他放下了手中的钢刀,紧紧地将她搂住,尽管她一再挣扎,甚至将他的手臂抓出一道道的爪痕,但他打死都不放手,她在他怀中哭喊著,哭喊这一切都是骗局、一切都是妖姬与凯伦的诡计、这一切都是为了将她折磨得痛不欲生。
  尽管他曾铸下那些的错误,是他的自私害她变得如此恐惧,害她被妖姬骗得分不清眼前的虚幻与现实。但他的内心却不像以往那样存有半分犹豫,现在,他是为了守护她而存在的,只要她肯面对这样的自己、只要她肯正视他此刻的决心,即便要付出再多的代价,他也要紧紧地拥著她。
  「原谅我……」他低著头将她搂得紧紧的,这句话,已经在心中想了无数次,他不奢求她的原谅,只愿还能默默守护她也足够了。
武汉癫痫病的寿命宋体;fon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ffffff;" />  卡西奥佩娅一把将他推开,双手紧揪在胸前对他大喊:
  「你要我如何原谅你?!你要我如何承受这一切的后果?!」
  他沉默地望著她,心如止水,说不出一字半句。
  「你要我如何再相信你?!你为何要出现在这里?!为什麼?!」
  内心罪恶的烈火因她的字句而熊熊燃烧著,他不断说服自己这只是他应得的报应,倘若她就这麼轻易地原谅他、就这麼轻易地相信他,那才是天大的笑话。

  是他背叛了她,他有什麼资格要求原谅?
  她的眼泪没有停过,她的愤怒也没有终止,他从武汉治羊癫疯的中医治疗医院未见过这样的她。
  他眉头深锁,低著头,承受著她的怒火,心口闷得难受。
  「你明明要我……忘了你啊……」
  她哭得妆都花了,视线都模糊了。
  想起他离开前丢下的那句话,日日夜夜都折磨著她的内心。
  想起她昨晚的美梦,她下定决心那是最后一次梦见他。
  既然可以忘了,为什麼不就这样忘了?
  那些思念、那些缠绵,
  他的声音、他的体温…
  在她晨醒之时,就随梦而去了。
  就当眼前这个人不存在吧。
  他跪下了。

  她泪潸潸地望著他,
  阻挡不了脑海里冲出的回忆,
  「不……」
  「你不是我的保镳麼?!看到我受伤你竟然还笑得那麼夸张!」
  「能让我亲眼目睹杜.克卡奥将军的宝贝女儿跌个狗吃屎的模样!真是三生有幸啊!」
  「你好过分……呜呜。」
  「好吧,我跟你道个歉,你别去打小报告好不好?」
  「我不管我不管!我要跟爸爸说!我要叫爸爸解雇你!」
  「喂喂——别哭了啦!大小姐哭成这样能看吗?」
  「我这麼漂亮!今天因为你害我破相!呜呜呜……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!走著瞧吧!」
  「好啦!不然你告诉我该如何赔偿你?」

  「你……好美……」
  时间彷佛静止在此刻,
  看著他的举止,她捂著小嘴,泪水不停流下。
  为什麼你要记得那麼清楚……
  为什麼我完全无法忽视你这样的举动……
  我不是早就已经决定好了麼?
  为此,我付出了多少牺牲?
  你知不知道,我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忘了你?
  你知不知道,我究竟……有多爱你?

  「我们走吧……」他望著她,再度对她伸出了手,说出了心中期盼已久的字句。
  「你这……笨蛋。」
  倏地,一把细箭迅速地由背后刺穿了他的身体——
  他痛苦地看著腹部伤口中的细箭,吃力地将它拔了出来,鲜血喷泄而出,他痛得沉鸣一声,蹙著眉,往攻击的来源看去。
  「啊?」
  卡西奥佩娅愣愣地看著他,还搞不清楚状况,更多的细箭飞射而来,他因受伤而无法立刻反应,任那些细箭刺进他的身体。
  「泰隆———!!!」
  她不顾一切地冲向他,紧揪著他的手,神色惊慌地查看他的伤势。
  「原来是你啊,我还在想他们为什麼要派我来呢。」
  远方的树林中出现了一道人影,看似是女性的身形,她手持十字弩缓缓走来,高举左手,一只巨大鹰鹫由空中飞落而下,停在她的左臂上。
  「干得好,华洛。」

(未完待续)

友情链接